热点资讯

中共中央党校

 

  秦获得长平之胜,掌控了上党地区,已有王霸之象。但对于统一大业来说,这并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。一般认为,长平胜后,秦中了赵的反间计,没有继续围攻邯郸,错失灭赵良机。历史没有假设,但是长平战后,秦面临乍现战机,该不该乘势进攻邯郸、进而灭赵,是经历了审慎思考和反复挣扎的。灭万乘之国,立不世之功,任何时候都是巨大诱惑。

  战前之谋

  长平之战因攻韩而起,战役规模迅速扩大化,秦赵两强提前在长平碰撞。小战变成了大战,但秦国的作战目标还是十分清晰,那就是占领上党地区,得地利之便,进而俯瞰三晋、雄视天下。长平之胜虽然惊心动魄,但秦终得偿所愿。

  铁血将士,谁不渴望胜利?胜利能让人信心倍增,重大胜利能让人超级膨胀。挟长平之胜余威,赵国空而邯郸在望,秦军主帅白起就面临进退抉择的考验。机会千载难逢,谁都难免心动,“武安君欲遂灭赵”。

  如果说对于赵国介入上党之争,秦已早有准备,那么秦对于长平战后马上进攻邯郸、组织灭赵战役是没有事先规划的。长平血战中,秦赵拼死相搏,各国尚可置之度外、坐等结果,那么剑指邯郸必定震动天下,诸侯恐难袖手旁观。“兵出无功,诸侯生心,外救必至。”所以,秦若一鼓作气,发动灭赵之战,那么赵国必定不是“一个人在战斗”。

  军分为三

  即使有重重顾虑,在巨大诱惑之前,秦军还是迅速行动起来,一边清理上党地区,一边做出了攻击邯郸的姿态。白起一方面向昭襄王“请益军粮”,另一方面催动秦军分头行动。关于此时秦军部署,史料有不同记载,但一分为三的说法最有可能。

  白起亲自统领本部精锐,逼近邯郸。王龁军团负责清理南线,攻克赵邑皮牢,使刚得到的上党地区与河东地区连成一片,疏通并巩固秦军后方的战略通道。此后,王龁兵团挥师向东,与白起本部汇合,攻克武安,直接威胁邯郸。司马梗军团负责清理北线,平定太原,进一步扩大了秦军后方的战略纵深。

  白起的这些战术动作,微妙地反映了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。对于秦国大势来说,巩固上党的胜利果实是首要任务,“灭赵”诱惑虽大,白起仍然保持着十分清晰的头脑,顺势压迫邯郸,而不轻举妄动。战场瞬息万变,“灭赵”只是“欲”,要因势而动,绝非必行之举。此前一百年,邯郸曾经被魏国强悍的庞涓兵团所攻克,此后历代赵王都在不断加强邯郸的城防系统。因此,邯郸虽然地处平原,但绝非急切能下之城。“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”白起身经百战,对于战场极其敏锐,他亲临邯郸外围,仔细勘察前线,一定感受到了此时发动攻城战役必是事倍功半。

  秦昭襄王四十九年(公元前259年)正月,秦王听取了范雎建议,接受韩国割让桓雍、赵国割让六城,达成停战协议,白起并无太多异议,立刻返回咸阳。只不过,当白起听说范雎之策是为了阻止他达成旷世之功,嫌隙顿生。一时之间得不到邯郸,于秦国并无大碍,但将相失和,才是秦国最大的损失。

  所见略同

  审时度势之后,对于邯郸的取舍,应侯范雎和战神白起其实已经是英雄所见略同。能吃多少肉,并不取决于胃口,取决于消化能力。长平战后,秦重兵集团未经充分修整,前线和本土之间的广阔地带还有不少赵韩据点,并未逐一清理、完全消化。秦国当务之急,是要集中精力,巩固扩大长平战果,把三晋势力从山西高原挤压出去。

  秦昭襄王后期,远交近攻、蚕食三晋成为秦之基本国策,以此为衡量标准,不贸然进攻邯郸,也是正确选择。六国已弱,但绝不能小觑,保持战略定力,小步快跑,小口慢咽,“得寸则有寸,得尺则有尺”,才是务实之举。心有扫灭六合之志,必须通过持久战来实现。

  长平战后,秦赵皆已乏力,需要休养生息。战时在两国对决的紧要关头,秦昭襄王亲临南阳,动用了并不成熟的总预备队,已是兵行险招。秦国深知,与其说赵军败于生死搏杀,还不如说是败于饥饿。这个血淋淋的教训,给秦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秦国在长平大战中也消耗惊人,需要一个甚至几个农作物种植周期,才能重新补齐粮食战略储备。

  必败之战

  兵者向来为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须细察深思,慎之又慎。范雎和白起都抵挡住了邯郸诱惑,但秦昭襄王在位已近50年,渴望毕大功于一役,陷入急速“灭赵”的执着之中,既没有真正听从范雎之策,也没有接纳白起的苦谏,坚持进军。

  秦王负气,白起雪藏,赵王知错,廉颇复出。长平之战次年,秦将王陵统军二十万,围攻邯郸。以久劳疲敝之师,攻众志成城之军,秦军锋锐尽失,战而无功。第二年,秦增兵再战,还是无法占领邯郸。白起不愿为辱军之将,秦又增兵换将,王龁苦战,仍无尺寸之功。

  三战不下,秦军力竭,昭襄王迁怒白起,杜邮赐剑,令人扼腕叹息。此消彼长,赵国之内,上下同心,毁家纾难。赵国之外,魏楚相助,合纵复起。楚国背弃秦楚盟约而挥师北上,魏国信陵君毅然窃符救赵,三强联手,大局为之一变。秦成强弩之末,国无奇正之守,军亦进退失据,最终败退河西。上党、河内、河东复归三晋,秦数十年功业烟消云散。

  白起曾为秦王详细分析形势,对比围攻邯郸和鄢郢之战、伊阙之战的不同,谏言须计利形势、顺自然之理。胜兵先胜而后求战,不伐谋、不伐交,而兴无算之兵,亡败之道。行百里者半九十,越是接近目标,越是要慎之又慎,面对任何诱惑,不动如山方能行稳致远。秦真正占领邯郸,还要再等30年。

   代孕妈妈

返回列表